http://eedumont.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05.html
外婆過世了

我想今年應該是我人生中最為悲觀的一年

各種零零散散的悲傷恐懼不斷的撲向我

我用力的活著 .........



上禮拜接到了大舅診所護士的電話

外婆跌倒了

當時外面正下著大雷雨

正在車上的我和媽媽馬上趕了過去

到了的時候救護車已經停在外面了

我趕緊進門跑到了外婆家的廚房

只看到外婆呆望的躺在地上

小阿姨和大舅不斷的呼喚

外婆用微弱的聲音回答著

我們很快的幫忙救護人員用擔架帶外婆到醫院

在急診室我守在外婆旁

我摸著外婆因為帕金症不停顫抖的手

看著外婆 我輕聲的喚著

外婆輕聲的對我說〝摔倒了〞這也是外婆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照完腦部斷層 外婆也睡著了

也再也沒有醒來



醫生著急的和我們解釋

外婆因為撞到頭

腦出血非常的嚴重 需要緊急開刀

現在陷入昏迷 需要插管

不久外婆被送入了開刀房

但第二次醫生出來的時候

和我們告知的卻是

外婆的腦出血已經非常嚴重

開刀10分鐘後 心跳血壓就開始往下吊

只能靠升壓劑維持

血又壓迫到腦幹 已經瀕臨腦死

所以刀也沒有開完

今天或明天要有心理準備

現在先送到加護病房



我恍惚了

為什麼 ...為什麼....

只是一個跌倒會這麼的嚴重



接下來的日子

因為外婆隨時會有狀況這幾天大阿姨放下台北院內的工作

大舅也放下診所的工作 我們守在醫院





7天後....



早上小舅和媽媽進去看外婆的時候

外婆流淚了 或許是不捨的眼淚



下午

我和大阿姨和媽媽坐在醫院的家屬等待區

一通不詳的電話

響了起來

媽媽看了來電顯示

哭著說加護病房打來了

大阿姨及忙接起電話

加護病房打來說升壓劑的劑量已經到上限了

但血壓還是往下掉拉不上去 心臟也出現一分鐘220幾下的心律不整

我們連忙搭電梯到加護病房

途中我連忙通知正在上班的小舅

和上課中的小阿姨

大舅也連忙去學校帶弟弟到醫院



不久大家都到了

圍著外婆大家的眼眶都濕了

雖然早有心裡準備

但我想起過去外婆對我的照顧我還是紅了眼眶



......................................................................................................................

在我國中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因為爸爸摔傷在加護病房

整整有半年多我和弟弟都是外婆在照顧

冬天的早上 外婆總會比我早起

來把我這隻睏豬 叫醒

泡著一杯熱麥片

和蔥油餅讓我當早餐

然後再目送我出門去做校車



國小的時候

外婆下午會帶著我去樁腳開的店

點著波霸奶茶

外婆總是會說

奶茶比較營養

喝奶茶吧



小時候在爸媽吵架的時候

我總是會偷偷的打電話給外婆訴苦

外婆總是聽著我的苦水

安慰著我



記得前幾個禮拜和媽媽吵架

那時候已經半夜1點多了

我拿起了手機卻不敢播給外婆

因為我知道外婆 總是很早睡覺

現在想起來卻很希望當時可以

打給外婆



打到這裡....我又掉淚了

總總對外婆的回憶

在我腦海裡不停的打轉

眼淚也在我的眼裡不停的打轉

..................................................................................................................



不久救護車來了 我們帶著外婆回到了

大阿姨在台南新買的房子

8:20分救護人員幫外婆把插管的管子拿掉

在昏迷7天後外婆靜靜的走了

外婆走得很莊嚴

8個小時的祝念

在第一個小時我因為情緒和沒進食

換氣過度症候群 毛病又來了

我只好先到外面坐下

等比較復原在回去到外婆身邊住念



因為外婆是虔誠的佛教徒

外婆生前有說過

如果到了這一天

她希望

可以聽7天7夜的佛經

所以這幾天我們一有空便是圍在外婆身邊念佛

晚上便輪流守靈

今天是第2天了 天也快亮了

打到這裡

其實真的感覺到人生的無常

人生就是這樣

該走的還是會走

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吧

不要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

共勉之

希望外婆一路好走

0 Comments: